版块导航

广播专区
广播专版
夜生活
新闻头条夜店灵魂酒吧文化夜场知识夜场招聘KTV夜总会夜场模特夜场资讯夜场交友黑人黑场夜生活
官方专区
官方活动娱乐场所站务管理新人报到
娱乐休闲
武汉夜网福州夜生活驾考宝典夜店交易奢侈品时尚搭配夜店美食娱乐八卦夜店现场
夜店歌曲
夜店歌曲夜店视频
时尚部落
钻石生活全国夜店
商务资讯
广告发布中国娱乐医美联盟夜人故事夜生活群
查看: 6641|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KTV夜店] 北京夜店故事MIX

[复制链接]

7093

主题

7873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我爱夜生活网http://www.xxspring.com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6023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灌水之王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扫一扫,手机访问本帖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8-17 05:11:56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分享:分享到腾讯微博分享到新浪微博分享到百度搜藏

        


北京夜店故事MIX

我第一次去夜店是19岁,在北京的MIX。

那天我本来准备去工体北路「The Den」看欧冠,到早了,信步踱到工体北门,进了MIX。

当时我还不知道MIX是京城求姻缘四大圣地之一。

我买了张门票走进舞池,却只敢站在边缘,呆呆望着舞池中的声色犬马。

第一次去夜店的人大抵如此。

我看见一对姿色中上的女孩,其中一个身穿英国国旗,在舞池中心轻舞,过了片刻一对男孩靠近她俩,男孩一胖一瘦,瘦子礼貌的和英国国旗耳语了几秒,国旗礼貌地点点头,随后便一同跳起舞来,他们跳的很得体,没有肢体接触,跳了10分钟左右,瘦子礼貌的和那国旗挥挥手,带着胖子走了,国旗也得体的点头,并未互留电话。

直到今天我也不知道他们唱的是哪出。

我又看见个穿黑背心的小伙,长得有点像杜兰特,在舞池里游走,不住打量四周的女孩,最后停在一个红衣女孩身后,那女孩有个穿蓝裙的女伴,和她面对面跳舞,杜兰特也跟着节奏起舞,从背后缓缓向红衣女蹭过去…

我当时就看出了他要唱哪出。

舞池很挤,红衣女被剐蹭了几下后半回过头,露出嫌恶表情,但没走,蓝衣女看着她尴尬的笑了。

旁边一个挺帅的男孩看到这架势,也从背后蹭起了蓝衣女,可能他发现蓝衣女没人蹭,动了恻隐之心,希望她也能体验一下被剐蹭的乐趣。

但幸福来得太突然,蓝蓝显然不适应,羞得满脸通红,帅哥每蹭一下她就躲一步,尴尬的皱着眉头笑了。

终于当她无路可退时,蓝蓝拉起红红撤离舞池,留下了无比失望的杜兰特和帅哥,杜兰特无奈的撇撇嘴,帅哥回敬了一个摊手。

这时音乐劲爆起来,舞池中央有位高个子丰满女孩跟着音浪热舞,她穿着一身玻璃片裙子,每舞一下就把夜店灯光发散到四周,闪耀全场。

杜兰特立刻踏着太空步平移到了舞娘身边,也热舞起来,舞娘不为所动,不躲闪不迎合不交流,

杜兰特却越跳越忘我,不退缩不停歇不要脸,但坚持了一会儿舞娘还是三不,看都不看他一眼,

杜兰特终于忍无可忍,退出舞池以示抗议。

这时我看了看表,还有15分钟开球,就准备走了。

正当我转身,有人从背后拍了我一下,我回过头看见一个美女,她梳着马尾辫,大方地问:

“你好,请问能给我你的电话吗?”

我当时身经没几战,脑中刷一下白了,仿佛世界只剩下她和我,其余都成了白色。

我哆哆嗦嗦掏出手机,开机后递给她,当时手机还有自设的开机欢迎语,我设的是:

「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

她看着屏幕笑了下,我也陪着笑了,脸却红了,那一刻我才明白自己离这句话的境界还很远。

她输完手机号码,微笑着还了我手机,我也朝她笑笑,出了MIX。

出来后我特意在台阶上站了会儿,看着台下苍生,我突然有种君临天下的感觉:

「原来夜店都是这样运作的啊,终于找到组织了!」

(其实这种好事我只碰上那一遭)

我从MIX走到The Den,感觉毫不费力,一路都像腾云驾雾。

看球时我只点了杯可乐,却喝出醉酒的快感,一直高声叫好,第二天我上新浪体育才发现那是一场很乏味的0:0。

中场休息时我主动短信她,聊了几句,她是国航的空姐。

她:「呵呵,你还是学生吧」

我:「嗯,我在北语学英语」(其实不是)

她:「我们先回去了,太累,后天还要飞新德里」

我:「明天一起吃饭吧,就在我学校」

她:「好啊」

现在我也没搞懂自己当时为何要谎称自己在北语上学,并约在北语。

第二天我们在北语操场见了面,我带她逛了会儿校园,她忽然不想逛了。我提出看电影,她使劲摇头,说明天还要飞新德里,看电影太累,然后嘟囔了句:

“可以的话我就请你去我家坐会儿了,可惜我一个女孩子,带男生回家影响不好。”

我玩味了一番这句毫无逻辑的话,鼓足勇气口气僵硬地说:

“那要不去我家坐会儿吧!”

她说好,随即又停顿了下:

“你是好人吧?”

我:“当然咯。”

她:“看着我眼睛说。”

我看着她的眼睛:“我是好人。”

随即又加了句:“我一直想做一个警察。”

她:“什么?”

我:“没事。”

上电梯时她笑着嘟囔了一句:

“87年的啊…”


两小时后,她收到同事短信,叫她去唱歌。

我:“明天飞国际还唱啊?”

她:“我们机长玩的最疯,每次国际航班前都要唱。”

她问我去不去,我摇摇头,叫了辆车把她送到了雍和宫钱柜。

她下车后我让司机调转车头回家,顺便打了个电话给远在上海的表哥。

他边听我讲述边「我操」,一路听下来没说别的,尽「我操」了。

这时我看见家东方饺子王,就挂了电话叫司机停车,给了司机20块钱,没要找零就下车了。

(当时还是学生,此举很不正常)

我津津有味吃了盘猪肉白菜饺子,觉得那是平生尝过最美味的饺子,吃完还觉得饿,又叫了份猪肉茴香。

吃到途中表哥短信来了:

「我把你的事迹汇报给叫叫(他朋友)了,他听后大受刺激,这周末我们就杀到夜店去,双鬼拍门」

我哈哈大笑出来,浑然忘了身边还有人。

PPG

我第二次夜店经历是在五道口的Propaganda(PPG)。

若MIX是北京夜店界的孔老夫子,PPG就是亚圣孟子。

那是冬季,进门要存外套,我看到排队太久,去了旁边的7-Eleven。

我常去五道口,和7-Eleven的店员挺熟,拜托了一个女店员存下大衣。

她露出很为难的表情:

“哎哟,这我可帮不了你…”

她边说边接过大衣。

她人真好。

这时店里两个韩国男生吃着冰淇淋朝门外走去,女店员拦住他们:

“你们付款了吗?”

韩国男生说着一口标准汉语:

“外头买的。”

女店员没了头绪,求助的望着我。

我指指收银台:“你扫下标签不就知道了。”

他们真是在外头买的。

看着那对韩国男生远去的背影,我突然想吃冰淇淋了。

我买了支梦龙,靠在冰柜上边啃边和店员谈笑,这时进来一女二男。


女孩一开口便知是北京人:

“操,刚那男的在舞池里盯我看半天,想和我说话又不敢。胆儿忒他妈小了。”

男A:“你可以朝丫笑笑啊,一笑丫就敢了。”

女:“不喜欢外地的。”

男B:“外地男都爱北京妞。”

女:“北京妞只爱北京男。”

男A:“不对啊,北京妞不是更喜欢外~国的吗?”

他说到“外”时特意拖了长音。

女:“我喜欢北京的。”

他们吃了点关东煮暖身,又回了Propaganda。

接下来该我出场了。

PPG分地上和地下,地上都是座位,相对安静,地下则是喧闹昏暗的舞池。

我通过狭窄摇曳的楼梯来到地下,舞池正放着陈冠希的《记得我吗》。

我头一次听见夜店放中文歌,歌到高潮我和全舞池一起大喊:

“我叫陈冠希,跟我念一遍!”

我看见刚才7-Eleven里那一女二男,女孩在便利店灯光之下只算中上姿色,此时再看却有上等。

刚才那对韩国男生也在,他们朝北京女孩蹭了过去,其中一个越蹭越近,从后头把手搭在她腰际。

她一把扫落双手,回头怒瞪了一眼,两个韩国男生被瞪虚了,灰溜溜上了楼梯。

他们上楼时侧了侧身,因为刚好三个女生从楼上下来。

那三个女生都不高,白衣的微胖,黄衣的微丑,紫衣的微秀气。

夜店音乐切换为《霍元甲》,她们听见后加快步伐下楼梯,阿紫最兴奋,周杰伦唱到“霍霍霍霍霍霍霍霍”时她双手划起圆圈,一霍一圈,连划了八圈。

她们欢快的跳了片刻,黄黄好像有点不舒服,阿紫和小白扶着她上楼了。

我想探个究竟,跟着上了楼,到门口有个老外坐在长凳上向我伸出手掌:

“Hey mate!”

我和他击了掌:

“Hey,how are you doing?”

他显然喝多了,我坐下和他聊了会儿。

他是伦敦人,几年前因为想学武术来到中国,在少林寺学成之后却不想回英国了,就在北京扎了根。

多年后我会在LA遇见另一个伦敦人,他年轻时心血来潮去LA玩了趟迪斯尼乐园,然后竟不想走了,于是在加州扎根,结婚生子。

伦敦人向来一言不合就背井离乡。

我:“现在你功夫咋样?”

他:“早忘了,功夫这东西不是你学会了就会了,必须不断练习。”

我再次和他击掌,祝他练武愉快,出了门。

我看见黄黄跪在地上抽泣,阿紫和小白都半蹲着手足无措,旁边还有个帅小伙抽着烟踱来踱去。

黄黄哭着说:“他妈再也不喝了好吗?再也不喝了!”

阿紫拍着她背:“好,再也不喝了,别哭了哈…”

黄黄不理会,干脆平躺在地上手舞足蹈,活像一只蟑螂:

“他妈再也不喝了好吗!”

小白很崩溃,站起来踱到那帅哥身边喃喃道:“太他妈丢人了,太他妈丢人了…”

我凑过去:“你朋友还好吗?”

小白:“嗨,就是喝多了,没事儿。”

我们简单聊了几句,黄白紫三姐妹都是北语的,帅小伙在北影,是黄黄认的哥。

阿紫把黄黄拖到便利店歇息,我们三个回夜店找了个座位歇息。

北影似乎也喝多了,一言不发,我和小白聊了会儿。

我:“我第一次来。”

白:“我第二次,阿紫来得多。”

我:“来这儿做啥呢?”

白:“听音乐,跳舞。”

她笑着顿了顿:“找哥哥。”

我:“找着过吗?”

白:“前段时间她在这儿认识了一个矿大男生,好了一段儿又分了。”

正说着,阿紫带黄黄进来了,北影似乎很不愿看见黄黄,立刻拉着我去吧台喝酒。

他叫了两杯威士忌:

“哥们儿,知道那女孩(黄黄)是谁吗?”

我:“不知道。”

北影:“她是薛之谦妹妹。”

我:“亲的?”(当时薛之谦刚火)

北影:“亲妹妹。”

我回头瞄了一眼,总感觉哪里不对。

北影:“她觉得我长的像她哥,就追我来着。”

我仔细端详了他,确实有三分像。

但因为长得像自己亲哥就追他,总让人感觉怪怪的。

北影:“我拗不过她,只好认她当妹妹。”

我:“你是哪里人?”

北影:“北京的。”

他口音不象北京人,我又问:

“北京本地的?”

北影:“对,本地的。”

他顿了顿:“哥们儿你还有什么想喝的?随便叫,今天算我的!”

我:“先不用了,这杯还没喝两口呢。”

北影:“哥们儿你听着,今儿个见到你高兴,以后有什么事儿都来找我,保证帮你搞定,把人做掉都他妈行。”

他打了个酒嗝:“你别觉得我他妈吹牛,别人怎么吹牛我见识过,我他妈是那种能帮你把事儿办了的人。记住,别听我说的怎么样,你就看我能不能帮你把事儿给办了!”

我:“知道了,别看广告,看疗效。”

他愣了一下,哈哈大笑起来,拍了拍我肩膀:

“哥们儿我看你行,你这朋友我交了,干了!”

他拿起酒杯真干了,我放到嘴边比划了下,一口没喝放了回去。

北影倒不在意,继续摇头晃脑的说:

“哥们儿我他妈心里苦啊,我女人跟我分了…”

说着他居然抽泣起来:

“你说我车子房子都给她了,她特妈还是跑了啊!”

他用力捶了好几下桌子,周围的人都回过头。

我赶紧拉着他走出夜店,他一出门就吐了起来,冻的瑟瑟发抖。

我:“把你手牌给我,我帮你拿外套去。”

我拿了手牌进门,这时候快3点了,取外套的人不少,要排队。

好容易拿到外套出门,却发现他人不在了。

这下我怔住了,四处找寻都不见人,去便利店问也无从知晓。

找到后来我也冷了,披上了他的大衣,一摸口袋,掏出一沓名片,都是些不知名导演的。

我披着大衣回了PPG,正巧看见小白,我急忙问:

“北影去哪儿了?”

小白:“我怎么知道?”

我指了指外套:“这是他的。”

小白很迷茫的说:“那怎么办啊?”

我:“要不给黄黄,她不是北影的妹妹吗?”

小白苦笑着说:“今儿第一次见,刚认的。”

我:“啊?”

我俩沉默片刻,异口同声的说:

“那怎么办?”

小白尴尬又不知所措的笑了:

“我也就知道那哥们儿在北影上学,是武汉人。”

我们又沉默了。

片刻后小白说:

“要不这几天你勤来着点儿?看能不能碰上他。”




夜场找工作,请认准夜生活KTV招聘网平台
欢迎转发分享,其他平台转载时,
请注明出处:夜生活网娱乐。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夜生活网 - 综合信息
Contact

关于我们

版权信息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Navigation

夜生活网

夜场知识

夜场新闻

夜场招聘

Links

夜生活论坛

夜场交友

新闻头条

夜店视频

夜生活网:『www.xxspring.com』

这里聚集了爱时尚爱生活的年轻一族,队列里就差你咯,赶紧行动!

欢迎各会员在社区积极互动,文明用语、理性评论,构造文明社区。

详情请看:夜生活网社区发帖协议(总版规)

声明:本站转载或会员发表的言论均不代表夜生活网的观点。


夜生活网http://www.xxspring.com上的内容全部来自网友,  如果您认为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 请联系QQ:18513390我们会尽快删除。
声明:本站严禁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客服中心 搜索 官方QQ群
扫一扫
关注我们

    

    

© 2005-2015 六合宝典xxspring.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Keywords: 夜生活网 夜生活 夜场招聘网 福州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网 六合宝典 凤凰棋牌 凤凰棋牌 凤凰棋牌 凤凰棋牌 博乐棋牌 凤凰棋牌app 凤凰棋牌 众博棋牌 博乐棋牌